尾鸠也叫烬花花

@猹是烬花花/十八线词er/囤词号/攻控/双er妖小萌/cp无南
约词走微博/企鹅w头像来自南南

【存词.现风】无题

  顾阳
  选曲:  《独活》
  填词:烬花
 
  嗤笑昼夜不再熟稔竟也轻捱甚至怀抱美梦打个盹
  却未想兀自囿困
  偶然一瞥相怔仲
 
  那之后呢?
  横亘在颅腔内残喘的曾经剥开乖顺挣扎发疯
  一霎的鲜活生动,再诱食着双眼胀痛
 
  仰慕过黎明,却为黄昏动容
  到底是贪恋着温柔,拘泥于情衷
 
  于是此后关于你的梦
  再不忍无动于衷
  只固执凝视上帝的灯
  仿佛望见了重逢

  是目光透过滚烫翻涌
  回首过去将真挚掬一捧
  亲昵肩胛厮磨偷吻
  再转身,只望见上帝的灯和一片钝痛
 
  -M-
 
  暗嘲野狗只顾蜷缩在没有温情的隆冬
  凭着施舍的慰藉,沉默着舔舐牙缝

  却总心底憧憬,淌过下个隆冬
  在一浪漫春天巧遇,道“情有独钟”

  于是此后关于你的梦
  再不忍无动于衷
  只固执凝视上帝的灯仿
  佛望见了重逢

  是目光透过滚烫翻涌
  回首过去将真挚掬一捧
  亲昵肩胛厮磨偷吻
  再转身,只望见上帝的灯和一片钝痛

  只余下孤独、漫长的黑夜
  踮脚献吻,轻声呼痛

  于是此后失去你的梦
  该叫器碾碎紧绷
  回忆虚纵
  以应和懦弱、瑟瑟发抖的灵魂

  是牙舌怜悯孤寂高耸
  惆怅启唇:悔道那声“珍重”
  若早知这遗憾难分
  我定于你之前承认一期待重逢
 
  嗤笑昼夜不再熟稔竟也轻捱甚至怀抱美梦打个盹
  却未想兀白囿困
  偶然一瞥相怔仲

【存词.偏成民国的现风】杀前叩问

  杀前叩问
  选曲:《一丝不挂》填词:烬花
 
  由孤独掀尾脊活剥天真
  凭世故将深情强娶抽身
  以致狼狈陷就白昼鸣咽,偏又暗角哀婉温存
  逢人浮夸雕琢,饰刻薄人

  万望倒头跪刎动人谎言中
  若得侥幸沾腻些浪漫与软粉
  光鲜来世可大方佯称“乖巧可人”
  再不用见悲悯灵魂,扮糊涂劣根

  高谈天分,恐怕余生唇齿已无过人
  满口谦恭,转首恶语咄咄向平庸
  皆是辜负热忱,共我吹嘘,第一等废人
  活该暖昧斯文,差遣我跌空浑噩死生
  溺毙这时代曙光,不得善终

  但躯壳固执苟且于废文
  偎缩着怀抱滚烫旧风尘
  仿佛安舐懵懂唇舌,向久别的赤诚仰面献吻
  即可少供新世纪差使我半分

  岂料信仰回报这虚伪温顺
  竟是痛快夺去世间唏嘘利刃
  任骄傲垂死惊坐却只能号啕出声
  由着现实拿捏分寸,枯火里逢生

  高谈天分,恐怕余生唇齿已无过人
  满口谦恭,转首恶语咄咄向平庸
  皆是辜负热忱,共我吹嘘,第一等废人
  活该暖昧斯文,差遣我跌空浑哥死生
  掐熄这明日曙光,不得善终

  高谈天分,想是余生唇齿已无过人
  满口谦恭,转首恶语咄咄向平庸
  皆是辜负热忱,共我吹嘘,第一等废人
  可怜暖昧斯文,到底敲响这时代丧钟
  管他的悲拗哭嚎,善不善终?
  或早该委身理想,舍个吻

【存词·现风】无题

杨蓉的应援词
选曲:《到此为止》-连诗雅
填词:烬花

惟愿你当温柔,且有力量。一一卡耐基。

有初夏蜜桃般娇嫩,涂作明媚脂粉
有雪敷额鬓,揽眉目清丽可人
我却只钟情“一汪春色酣眠眼底”,心动远胜妆容
目光抖落他人,最可爱是您

直到再次邂逅,我才惊觉:剪水双眸竟盛着星空
从羡艳走向庆幸
——岁月不曾剥夺您半分从容

再后来呢?
竟从未关心,时光仍否与您温存
毕竟在我心中,您已是:神吻过的面容

-M-

我也愈加钟情您扮演的悲欢人生
是厮磨驯顺,烂漫反手投杀利刃
是执着故人,相晤也总不忍,辜负情深
于局里怜众生相,我更爱您,局外通透人

仿佛暖阳坦然亲昵隆冬,黑夜中兀自滚烫的灯
在自己的世界中,怀抱赤诚,再俯首献吻初衷
我原庆幸,光阴尤其眷顾您剔透纯真灵魂
却未曾想,或许这只是对赤子的馈赠

-M-

珍重着,某个无趣邂逅,已对您情有独钟
期盼着,与您下一次相逢

直到再次邂逅,我才惊觉:双眸微阖也倒映星空
从羡艳走向庆幸
——岁月未敢剥夺您半分从容

再后来呢?
已从未关心,时光仍否与您温存
毕竟在我心中,您最是动人

也曾痴捧过那蜿蜒菟藤,缠绵不过是佯扮清纯
而您是古木青蔓,倔强生长,却又温和且柔韧
也曾惊艳于璀璨烟火,但终是熄灭在寒冬
而您是长明灯,沉淀又从容

实在有幸,对您情有独钟

【存词.现风】无题

原曲:七年间的爱
填词:烬花

怯怯献吻诗歌,
羞仰哑嗓相和。
我颤声深情触摸,
这出盛大日落。

分明神思未涸,
也非字字合辙。
到底犹疑抖落:“忍心骄傲褪色?”

“曾以为自矜玫瑰也偏爱我,
后来才惊觉沿路荆棘沉默。
不过怀抱失落,迷途歌者。”
他俯瞰僻静喃喃说着。

“你字句晴时树藤蜿蜒放歌,
寡欢时山河眼角滚落悲波,
淡妆也总有人轻呵。
你是一等缝词客!”

他眉梢融暖意惊起浮冰乍破,
却仍固执投身昏惑。
目送喟(kui)叹淹没,耳畔歇:
“时不待我。”

难赊悲悯片刻,沉溺于遐想峰顶快活。
我想即使跌入昏惑,
也赚温柔挟裹。
山风悄悄偷吻我。

——撕裂动人胡说。
才知风未钟情过,浪漫生于壮阔。
才知宇宙逼仄。

我笔尖依旧流动热切山阿,
而心脏追捧亲近那轮日落。
举目人间欢喜,颓瘫角落。
低眉平生得意,
——这样酸涩。

你以为我会奔逐喧嚣鲜活?
颔首吻荆棘,也是我的王座!
少年怯懦,英雄苟活。
而我只是旁观者。

我只会珍重添色尽尖利苛责,
挣开光阴温软枷锁。
明媚时代眼眸,她垂颅:
“是我的错。”

我想纸上穿梭,游走每个惑人的传说。
“腕底众生都仰望我。”
更率真着打磨,衔温润刺穿冷漠。

我要不悔改的,孤独骄傲的执着,
完美愉悦的落寞!
——确是如此快活。

树藤不曾偎缩,倔强放声欢歌。
诗人未跌向日落,字与句永不褪色。

【存词.古风】歧笔HB2妖小萌

歧笔HB2妖小萌
原曲:残された约束
填词:烬花

窘窥词缝,困厄究寻。
未想遭帚,喉头一哽。
“身上财,不够沉,撵去别处问。”
闻此跳脚咧出声:

“纸刀裁红,笔煎众生。
驭字为傀,遣弄世人。
涂腻脂,抹艳纹,讨腕底银粉?
怎敢辜负窃来海棠魂!”

唾口正酣陡见一门生,
似笑又似嗔。
正悻悻休舌欲罢身,
门生忽启唇:

“该早料得(dei)吃顿闭门羹,
他平生端的是厌酸朽文人,
文章输铜臭(xiu)诚!
你恰如其忿。

词锋如人,三点浮红。
搪塞一吐,盛景浮沉。
纳痴人,掀书文,过去廿载春,
未曾与人间相认。”

【存词.童话】人鱼x公主HB2卡爱

【人鱼x公主】HB2卡爱
原曲:《经过》
填词:烬花

鲸不再对岛欢歌,
傻傻着落寞。
那晚我在希利尔湖泊,
给邂逅,别上粉色贝壳。

湖水也浪漫不过,
心动的颜色。

“眼尾纠缠汩汩的泪波,
唇上盛着剔透玫瑰色。”
我痴痴望着。
她说她来自,陆上的王国。

直到那,月船咂弄呵欠踱过,
我摆尾,揣满心不舍。
舀晨露,拥暖风,捞晚霞,织成思念颜色。
——你那晚衣着。

我总趁白昼未熄抚袖摩挲,
拂晓微光不够澄澈。
添杏蕊,捣蝉声,敛梧桐,尾掀一席冬色。
却佯扮不出,你半分鲜活。

想赠你绚烂烟火,共你吻日落。
可惜海浪个喷嚏抖落。
我只好游向火山失落。
她喷涌那一刻是,
我心头炽热。

终于知晓白鲸为什么,
埋首孤礁落寞着低歌。
大概岛像人,再怎么落魄,
也不肯爱我。

初时候,月船咂弄呵欠踱过,
我摆尾,揣满心不舍。
舀晨露,拥暖风,捞晚霞,织成思念颜色。
——你那晚衣着。

我总趁白昼未熄抚袖摩挲,
拂晓微光不够澄澈。
添杏蕊,捣蝉声,敛梧桐,尾掀一席冬色。
却佯扮不出,你半分鲜活。

而现在固执成全多年笨拙,
海浪嘲笑我与巫婆。
淹没了那倾心的贝壳那救赎的日落,
你眼中的我。

贝壳浪漫不过,重逢的路过,
歌喉喑哑也不舍得。
泡沫决绝不过,你唇上最剔透玫瑰色。
柔软着吐露,
——从未记得我。

【存词.民国】殉情人ft.明朝&妖小萌

—————前有山鬼工作室出品—————
殉情人
策划:烬花【前有山鬼】
选曲:钢琴哭-钟嘉欣
填词:明朝【前有山鬼】&烬花【前有山鬼】&妖小萌【前有山鬼】
翻唱:叶憬炎【小小江湖】&甄子【前有山鬼】

【攻视角-叶憬炎-明朝】
过眼艳色硝烟鼎沸,揩去耳鬓厮磨金粉
抛红散银,似随手抖落老上海经年淤尘

【受视角-甄子-烬花】
嗜狼藉入骨好贪嗅,溺食髓温存
于衣襟梅花沉沦
剖心敛锋,嚼傲慢于唇齿舐你靴痕

【受视角-甄子-烬花】
双膝痴软跪讨一个裹着砒霜靡艳的吻
究竟不舍,欢喜于你施舍的几撇不屑眼神

【攻视角-叶憬炎-明朝】
嗤乱世竟有持枪人,锈膛赴良辰
溃败城府饰天真
哪个觊觎眼热,敢叫成全廉价情深? 

【受视角-甄子-烬花】
逢人赊青眼,余情戏众生
难得乐趣颠倒勾销魂
你该春光阖眸也施埋情根
寻常哪配你赐拥共枕! 

【攻视角-叶憬炎-明朝】
坐镇摆珠玉,奢靡鱼龙阵
风月不分骏才褴褛身
靴尖挑颚戏问凛冽扑颊风
可清醒同等俗色,平庸冲锋

-M-

【攻视角-叶憬炎-明朝】
烫盏花雕倒浇背脊,吊轻看呻吟溢出弯唇
按肩折鞭,照冷眼旁人热陷如旧高台唱文

【受视角-甄子-烬花】
尝壶如饴热辣情温,艳势动人
朽常怎缚我痴魂?
遍携诟病,掷鱼水滚一遭献作你豢臣

【攻视角-叶憬炎-明朝】
挑唆摘银枪,勾指戮凡春
颀手蘸颜色沾染死生
赴宴时扣扳机镣铐缚游魂
如今抵首亲眷,请瞄准

【受视角-甄子-烬花】
一枪泉下人,两膝讨薄哂
衔污恐熄你玩笑热忱
抛脏红掩暗反求尸上拥吻
哪配夺你一瞬的怜悯眼神?

【攻视角-叶憬炎-明朝】
置真情假分,换妥善抽身
似耍遭如臂使指利刃
荒唐风月吹不皱黄埔安稳
循例衣香鬓影上华灯

【受视角-甄子-妖小萌】
掘骨浸青灰,啮痂老疴痕
腕牵颈锁夜短愈逐温
人潮外扳枪灼你膺腑一寸
颤巍割心愿做个,来世殉情人

【存词.古风】风月俱下

风月俱下
词:烬花

寡色邀鹭尾,逗鲤儿来啄
俶尔鱼惊逝,搁笔惜墨
秋目薄嗔嫌来人,来者从落座
覆“或浓或淡或欠温柔”

一时鹭非鹤,闲云悄语交错
滟滟寒波融,来者抖絮隐苇末

隔日遣笔续新荷,偷眼塘边色
芦轻失痕,想又无人过

【存词&招策.古风】撷梦瀛洲

撷梦瀛洲
原曲:《夏日星》
填词:烬花

窈窕少年桃,捉红偷藏袖。
趁着嬉游,仰颈半坛青梅酒
当揩羞!
白日竟呓语:“扶鹤远俗愁”

朽柯晚归秋,独我默西楼
雪拥轻裘,也算扮人间白首

又逢昼
眸底枕小像,驶梦觅瀛洲

——————真的写不好软词啊好绝望——————

【存词.古风】笑杀朗月风

笑杀朗月风
原曲:《C.O.S.M.O.S.~秋桜~》
策划/填词/文案:烬花【前有山鬼】

俗(苏)人眼中,俗(苏)文之下位者,皆似萧萧风下松,玉骨宁折不曲,百般温言巧语仍
不能融其身遭寸冰,尚须躬身舐靴,方融零星。  ——此谓之琴瑟和鸣。
不然,则家世定是慘惨凄凄,身负债祸,自觉鄙秽,白白糟践了他人千般好意。
更有甚者,因上位者之蝇头小错,愤恨一世难平,倒是无故老了光阴。
真真可笑。
万般俗(苏)文多如此类,不胜举。矫作之语竟字字被奉珠玑。
今我献此烂词藻,誓杀俗(苏)言俗(苏)语乱心风。

春风偶逢,自当奉心玲珑舍
抛绡软红,弃馔玉,刚骨竟也折
只待换你,泉中濯濯绝色
为此垂颅抵剑欲赊
——赚为何?

我借桃仙好意,跪天叩地诚许泠然琴瑟
不羡枝连理
怎料你却自嫌瘵(zhai)疴
耗神慰平心绪,又恐族第私勒
总自愧,身卑鄙
不欲乘春行乐

彼时腰缠秋霜刃锋,悬一空壶,醉死山中酒窠
左手横吴钩,溯马瞰神州,蔑王侯
右侧佩宝玉,声色犬马尽揽,佯作温柔客
贪卧美人玉膝,好生快活!

自先遇你,合该奉心玲珑舍
春风不得,秋瑟瑟,比翼也不得
色相皮囊,到手方未焐热
笑我求而不得
——赚空心一颗

我借桃仙好意,跪天叩地诚许泠然琴瑟
不羡枝连理
怎料你却自嫌瘵(zhai)疴
耗神慰平心绪,又恐族第私勒
总自愧,身卑鄙
不欲乘春行乐

而今为你甘堕等闲,风流作古,到底难平丘壑
我非披发叟,宁渡寒冰河,痴情客
你既辜负我,迟迟瑟缩未决,不肯捧心魄
我当择路高歌,行云响遏

他年登高凭望,意气拭扬堁
你知省(xing)悔悟,却偏生,不称君好意
如今展翅,六界八达,再无人能束我
须知世上,千岁弹指过,好成烂柯

彼时腰缠秋霜刃锋,悬一空壶,醉死山中酒窠
左手横吴钩,溯马瞰神州,蔑王侯
右侧佩宝玉,声色犬马尽揽,佯作温柔客
贪卧美人玉膝,好生快活!

而今为你甘堕等闲,风流作古,到底难平丘壑
我非披发叟,宁渡寒冰河,痴情客
你既辜负我,迟迟瑟缩未决,不肯捧心魄

我当择路高歌,行云响遏
我自断水抽刀,杀乱心者